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 不管走出多遠、多久,你也走不出鄉情的懷抱。 撩開清明額頭上那片纏綿的雨聲,繾綣的雲雨裡又會故人般地站出一個嬌嫩嫩、翠生生的五月的倩影。在你不經意間,那淺綠色的凝望會漸漸地把你空樹枝樣的、灰濛濛的沉思默讀成一片鵝黃。 任晨雀在春曉的枕邊自鳴成河套上柳蒿芽兒深睡的鼾聲,讓落花在昨晚細雨的衣襟上話別一夜情殤。把背景留給最後的冰排,要站,你就要面對著來風。請相信,記憶的紐扣已飄落成綠意間枯黃的瘦葉,只要你把天地敞成衣襟,山山水水一準會來為你壯行。走吧,像母親攥在手中的種子一樣地啟程。 這時進山,你千萬不要憂慮山路的蹣跚。循著爹娘趕犁杖的那一聲聲悠長的鞭響,無論是誰都會走盡山重水復,將自己沾滿露水的一葉長夢,枕在能把日月盛開成新婚風鈴一般的那片田壟。谷雨難得雨啊!難得雨的日子只能幹旱一條古老的農諺。山裡人的笑語會暖成含雨的陽光,淋透你心田上的那一片片?情。 是的,也許歲月枝頭上布谷鳥的啼鳴,會把你的思緒呼喚出深潭似的遐想;命運山崖間小溪水的吟唱,會把你的期待滋養得藍天般的深遠。但爹娘印在山野中的長長短短的身影,仍然是披在你肩頭上那件不老的布褂呀!擋天涯的風霜雨雪,裝海角的日月星辰,扮你的靈魂成遊子。 如果歸來,還是趕在蛙鳴漲潮之前吧。別忘了,大路兩旁遠遠近近迎過去的五月草,是你久違了的綠瑩瑩的等候。 二 又是一晚漸進漸濃的蟬鳴,把山村的夜色吟唱成這個季節開滿星月的浴巾。這時你是否還能讀懂,夢裡夢外,杏花的眉眼眨動出的每條田壟懷春的心情? 早醒的裊裊炊煙搖動成鞭子的模樣,放牧著從村口一直走進山地的黎明。和朦朧的朝陽並肩踏過被漲潮的溪水顯瘦的粗壯的木橋,你的腳下是清明雨在春分乾燥的肩頭留下的一路親切而久違的泥濘。聽著淺淡的晨霧把大花牛對著遠山的叫聲擦拭得濕潤而嘹亮。你不要不信,儘管田野每天都翻新出一張別樣的面孔,但它仍不會迷路。遠遠地走在人前,咀嚼著只有爹娘才能品味出的心緒,任山雀把那脊背落成肥沃的田壟。 如果你能佇立在田間回望,村姑頭頂上的那條曾經點亮過你凝望的紅紗巾,仍在歲月的籬笆上燃燒成一串牽牛花。包谷落地的那一串脆響,還是你滄桑的肩膀上挎著的那個重重的種子袋裡開始的萌芽聲。想一想,從頭數來,無論你漂泊的腳印是命運像冊裡怎樣美麗而深刻的花紋,但田壟上溫暖的土淹兒都是那遠行開始的足跡。 真的還能唱起跟在牛犁身後的那首點種歌嗎?能唱就迎風唱給依偎在陽春懷裡綠茸茸的五月吧,讓重重疊疊的山巒用回聲呼喚一次你飄著乳香的小名。 倘若這時你遠方的睡夢偶爾驚醒,切莫害怕,那一定是爹娘的心事正在你的夢鄉進行著又一次花期前的播種。 文章來源:james |肝病科趙龍軍的治療中心 | 青梅煮酒的BLOG |美國所劉衛東的BLOG | 海南鷲天裝飾的BLOG |桃花源 | 王久辛的BLOG |cute西西的BLOG | 京韻古典傢俱 |畢詩成的BLOG |